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在黄河浪尖上“舞蹈”
韩文德(撒拉族) 2019-05-06 06:35

2f.jpg

本文作者


黄河从源头巴颜喀拉山北麓一路向东,浩浩荡荡,犹如成群的雄狮和奔腾的马群,穿过雪山、草地和峡谷,冲出公伯峡便是循化这片平川。流到这儿,黄河忽然变得异常温顺、平缓而宽阔。这就是撒拉人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两岸的村庄在核桃树、梨树、杏树、苹果树的掩映下错落有致,显得既宁静幽雅,又温暖祥和。


走进青海循化,骆驼泉是必定要去的。这里是传说中撒拉族的发祥地。在骆驼泉边的三兰巴海村,我们推开了撒拉族民间艺人韩占祥老人的家门。


映入眼帘的是北方四合院式、土木结构的平顶房,造型庄重大方,装修精巧,色彩明快,幽静雅洁。庭院里栽培着核桃树、葡萄树、苹果树,房前屋后大片大片地种着牡丹、月季、秋菊。韩占祥老人正在午后和煦的阳光下喷水修剪,蜂蝶蹁跹,花香四溢,真是畅朗轻盈的神仙日子!他还是那么神采奕奕,放下手里的喷水壶微笑着走过来:“我们撒拉人就是爱花如命,喜欢把花卉绣上被面、鞋面,绣上枕头。”或许缘于对美与善的向往,撒拉人确实非常喜爱花卉,从骨子里喜欢各色娇美的花朵。除了把各种花种在房前屋后,还把各种花卉刻在房屋的大梁檩子上,称之为“花槽”。“花槽”一般有十几道图案,层层叠叠,千姿百态,花纹精细精美,令人叹为观止。


说话间,厨房里飘来了阵阵酸白菜、烤洋芋的味道。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青海绝大多数人家在冬季是吃不上新鲜蔬菜的。为解决一家人冬春的吃菜问题,弥补口粮不足,秋末季节,家里的老人们就开始忙着腌酸白菜、储存洋芋了。腌下的大白菜,半个多月后,味道开始渐渐变酸,即可食用。整整大半年,酸白菜、土洋芋几乎被当作撒拉人的主要菜食,顿顿离不开它。时至今日,虽然市场上的新鲜蔬菜应有尽有,但许多人家依然保留了爱吃酸菜、洋芋的饮食习惯。


2.jpg

3.jpg

2018年10月11日 ,以“醉美循化 撒拉人的家”为主题的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主题展览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开幕   新华社 邢广利摄


韩占祥老人把我们让到北房的炕上,半开玩笑地说:“今天我们在酸菜里钓鱼吃,吃个酸菜鱼。”端上来的可不只是鱼,还有撒拉族特色美食馓子、包子、羊肉手抓、火锅等满满一大桌。席间,他自豪地用民间“花儿”介绍起美丽富饶的家乡:“黄河水长万里远,浪声喧,连接大海的波澜;民族政策金光闪,农村娃进城创大业,撒拉族人民颂党恩。”老人还非常形象地概括了撒拉人现在的好日子,“脚底下有汽车,桌子上有肉,抽屉里有钱。”


人们总说“地靠务劳,人靠勤劳”,撒拉人纵使磨破脚板,烂了肩头,也从不轻言生存的艰辛,不为谋生张口行乞。他们曾为谋生做“筏子客”,把上游的木材沿着河流贩卖到下游的兰州、包头,赚取浪尖上的微利,以养家糊口。他们说“火心要空,人心要实”,宁肯为一句简单的诺言赴汤蹈火,也不愿背负为名为利的污言浊语。


如果你仔细观察,撒拉族男子个个英俊潇洒,脸部长相棱角分明,目光深邃坚毅。撒拉族的女人更是花朵中的花朵。撒拉族诗人马丁曾在一首诗里这样描绘撒拉族女子:“竹子的身段,葡萄的眼睛,樱桃的嘴,阿里玛。”简直就是一幅精美绝伦的图画!


撒拉族男子奋勇拼搏肩负时代重任,有了自己的博士、诗人、企业家、科研人员。撒拉族女子更是巾帼风采,教授、医生、舞蹈、编导各个行业都有她们的身影。无论城镇农村,处处既洋溢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创业激情,又弥漫着恬静详和的生活气息。


撒拉族热爱流过家乡的黄河,敬重这片流动的土地。他们自称是浪尖上舞蹈的民族,只要有一锥之地便可舞蹈。他们说黄河每一峰浪尖,都起舞一部民族历史;他们说撒拉族人的血脉里流着黄河的波峰浪谷,回荡着深厚的诗意。



(责编 牛志男)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