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初秋积石山
吴迪 2016-12-08 01:43

9月3日傍晚,我开始了独自在积石山的采访行程——从甘肃省临夏市前往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道路两旁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绿色——这与我想象之中的黄土地的苍凉相去甚远,让第一次来到黄土高原的我颇感意外。

一路上,眼见一座座清真寺耸立于乡村田舍之中——虽然建筑风格不尽相同,但屋脊上那弯新月在夜幕之中却是同样的醒目。

这就是积石山。它不仅有一个全国最长的县名,还是大禹治水的源头、“中国彩陶王”的故乡、中国花椒之乡、世界民歌“花儿”的采录地……

对于这个地方,我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采访的第一站,是积石山县的大河家镇,甘肃特有的少数民族保安族的聚居地“保安三庄”就在这里。

青海和甘肃在积石山以黄河为界,隔河相邻。大河家黄河大桥的对岸就是青海省的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和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积石山成为了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农业文明和牧业文明得以在此相互交融,并行发展。也因为这样的地理位置,中原民族与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的少数民族在这里共存共生,和谐共荣。

大墩村是“保安三庄”之一。村民马素芬看到我一个人在村子里转悠,就邀我去她家坐坐。一进屋,还没等说上几句话,热情好客的马大姐就把家里做好的饭菜给我端了过来。午饭过后,大姐的小孙子马荣把我带到他读书的大墩保安族小学。孩子们见我端着相机,兴奋异常。于是,我的镜头定格了一张又一张孩子们纯真灿烂的笑脸——善良热情,是我对积石山人的第一印象。

教师节这天,在胡林家村小,校长马成明和我聊起学校的基础设施建设问题。因为缺少资金,操场刚开始硬化,可是围墙却已经开裂;孩子们用的厕所不仅很小,还存在安全隐患……离开时,马校长揣给我几个校园中树上结的梨,说:“北京的记者不常见啊,你是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我们感谢你!”

在积石山的每一天,我都能感觉到充实,感觉到幸福。吃过的家常饭,睡过的农家炕,村民们送给我的各种土特产,那些或新奇或期待的眼神……都让我为之感动,并且心存感恩。

十几天的采访下来,我结识了为解决村里水土流失问题而四处奔走的胡林家村东乡族村主任马登云,因为家里缺少壮劳力而生活窘迫的崔家村撒拉族大爷韩尕西木,贷款供孩子读大学的三二家村土族村民马金梅,从青海牧区嫁到积石山的藏族媳妇德宝……

太多太多的积石山人,留给我深刻的印象。也是他们,让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正在发展变化中的积石山。

积石山,也曾经孕育过中华民族灿烂文化。因为海拔高、可利用资源少、人均受教育程度低等等原因,积石山在飞速发展的新时代不得不面临贫困面大、农民人均收入低的现实状况。

今年4月,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来到积石山县深入调查研究,与各族干部群众共商脱贫致富大计。与此同时,“联村联户”和村级产业发展互助社等一系列切实有效的扶贫措施,正使积石山焕发出蓬勃生机。

甘河滩村已有近50年党龄的马尚文老大爷向我感叹道:“共产党好啊,我们现在有新房子住,每月拿低保,生病有保险,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是啊,还有什么能够比加快自身发展,过上美好幸福生活更让人激动的呢?

……

我是在清晨离开积石山的。

天刚蒙蒙亮,还是来的那条路,沿途景致依旧,秋意似乎愈加浓郁。但不同的是,我满心都是积石山父老乡亲给予的温暖,还有这块土地奋发向上的活力——看,太阳正在升起!

 

吴迪

2013年9月28日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