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世界
哈莉玛总统新加坡族群和谐的象征
2018-08-29 01:54 作者:赵海立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2017年9月13日,新加坡总选举官宣布:新加坡总统选举唯一候选人、前国会议长哈莉玛·雅各布(HalimahYacob)自动当选该国第八任总统。哈莉玛·雅各布于次日宣誓就职,成为新加坡独立以来的首位女总统,也是继首任总统尤索夫·依萨之后的第二位马来族总统。


timg_副本.jpg


首位马来族女总统


  哈莉玛于1954年8月23日出生,家境贫寒。身为守门人的父亲在她8岁那年去世,母亲仅靠一个卖马来饭的小排档谋生,辛苦地拉扯大5个孩子。哈莉玛是家中最小的。看着母亲每天从凌晨4点忙到晚上10点,懂事的哈莉玛从10岁开始便给母亲打下手,为此不得不常常“逃课”。哈莉玛自嘲自己是“逃课女王”。由于缺课过多,当年她差点被学校开除。幸运的是,生活的艰辛并没有压垮哈莉玛,反而使她更加坚强。经过努力,她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新加坡大学攻读法律专业,并获得政府奖学金。
  毕业后,哈莉玛进入新加坡全国职工总会工作。她利用所学给工人讲解劳工法,并为工友解决了许多实际问题,被誉为“劳工法活辞典”。哈莉玛素以直言不讳、敢为民众发声著称,在普通民众中极具亲和力。为此,她的成就得到广泛认可,曾升任职工总会副秘书长,还担任过国际劳工组织标准委员会副主席。
  在新加坡全国职工总会服务30多年后,哈莉玛步入政坛,并创造了新加坡政坛史上多项“第一”。2011年被议会选举为新加坡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政务部长,她成为新加坡第一位马来族女性政务部长。2012年,她被纳入内阁,进入核心权力圈。2013年,哈莉玛成为新加坡国会议长,同样是新加坡历史上第一个女议长。此次当选总统,她再次为新加坡政坛创造了又一个“第一”,即首位女总统。
  虽然在新加坡这样的责任内阁制国家,总统只具象征意义,无太多实权,但作为国家元首的总统代表的是国家,地位仍然十分重要。而且,总统还掌握着国家储备的第二把钥匙,对一些重要人事任命有否决权。因此,哈莉玛的当选,不仅对她本人,而且对新加坡都意义非凡:一方面象征着新加坡性别的平等,另一方面更彰显了新加坡族群的和谐。哈莉玛的上任,也体现了新加坡促进族群和谐、多元一体化的政治制度所取得的成果。


体现族群平等与多元化的总统选举


  其实,哈莉玛能作为唯一的候选人当选,得益于新加坡新修订的总统选举制度。新加坡建国初期,总统并非经选举产生,而是由国会直接委任。直到1991年,新加坡修改宪法,总统实行民选,任期6年。第一次总统民选于1993年举行。2016年,除去原有资格要求外,宪法委员会建议在总统选举中加入族群平等、族群多元因素。也就是说,如果连续五届(30年内)的总统选举没有某个族群的代表当选,那么下一届总统选举应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这样就使得新加坡的每个族群都有机会参与并赢得总统选举。李显龙总理采纳了这个建议,形成所谓“保留选举”机制。经过考量,在2017年第八届总统选举中,符合这个要求的是马来族群。因此,本次总统职位随即保留给该族群的候选人竞选。本届候选人登记时,马来族群共有3位人士申请,但选举局认定,只有哈莉玛通过资格审核,成为唯一的候选人。
  之所以有这样的制度安排,是出于打造新加坡多元族群命运共同体的需要,使其团结一致、和谐共处,从而促进国家的完整、稳定与繁荣。
  众所周知,新加坡是个多元族群社会,华人、马来人、印度人是其主要的三大族裔,此外还包括其他一些族群。目前,在新加坡560多万总人口中,华人占74.3%,马来人占13.4%,印度裔占9.1%,其他族群占3.2%。这些族群在种族、宗教、文化和生活方式上都有着巨大的差异,历史上曾矛盾重重,甚至还发生过冲突,给新独立的新加坡国家整合与发展造成严重障碍。为处理这个问题,新加坡政府从独立伊始就在政治、经济、社会、教育、文化和宗教等方面制定了全方位的民族政策,以求从根本上消除族群矛盾。


多元一体,构建民族命运共同体


  回顾新加坡的民族政策,可以看出它所奉行的基本原则。首先,承认新加坡是多元族群社会,尊重而非强制同化民族特性;其次,政府对弱势族群进行扶助,使各民族能够平等地参与社会各领域的生活,平等地分享社会发展带来的成果,实现族际正义;第三,在此基础上进行“国族”打造,实现多元一体,构建民族命运共同体。
  华人是新加坡的主体民族,但华人在社会的各项生活中并没有法律上的任何特权,而是与其他族群地位平等。如在宗教政策上,新加坡坚持宗教信仰自由与政教分离并重原则,不设定所谓“国教”,也不允许宗教干预政治;在语言方面,政府规定马来语、华语、泰米尔语和英语均为官方语言。但是,为了既方便交流又避免因语言地位不同而产生矛盾,新加坡选择以英语而非三大族群中的任何一种语言为通用语言及行政用语。在学校,实行的是双语教育,学生除了学习英文外,还必须学好自己的母语。高考时母语不及格,大学不能录取。当然,基于历史与现实环境的考量,新加坡规定了马来语为“国语”。但是,所谓国语,确实只在国家整体行为中才表现出来,如在国歌和军队口令中使用。政府并不强制非马来民众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至于各族群的其它非政治生活,政府基本上随其自由发展,并提供机会均等的发展空间。如在国家法定假日的制定上充分考虑各族群的风俗习惯。不过,对于族群间的歧视、污辱和暴力行为,新加坡政府坚决予以打击。如在企业招聘中明令禁止出现种族歧视性条文。相反,新加坡鼓励各民族互相尊重、互相了解、互相帮助、共同进步,鼓励在各个层面组织开展多种族际间的互动活动等。
  为了向各族群提供相对均等的发展机会,新加坡在各种社会资源尤其是政治资源的分配中,为少数族裔民众保留了与其人口比例相当甚至更高的份额。在政治领域,除总统选举外,少数族裔在国会议员选举、公务员选拔和执政党干部培养中都保有充足的名额,而且有相应的制度安排作为保障。如新加坡在国会议员选举中实行单一选区和集选区相结合的制度。在集选区中,各政党所提的多名候选人中,必须至少有一名是少数族裔。这样就保证了少数民族始终有代表进入议会。再看公务员结构,各族裔所占的比重基本上与其人口比重一致。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政府公务员的族裔结构是:华人占67.2%,马来人占19.8%,印度人占9.2%,其他民族占3.2%。而当时的人口比例则是:华人占76%,马来人占15%,印度人占7%,其他族裔占2%。如今,这种状况基本上得以保持。另外,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始终坚持党组织的多民族性质,注重吸收少数族裔干部进入政党高层。因此,在其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少数族裔委员始终都保持着与其人口比率相当的数量。哈莉玛的从政经历,对此就是最好的注释。
  当然,机会的均等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性,要把机会变成现实还需相当的能力。新加坡注意到由于历史原因,少数族群在某些能力方面确实有待加强。于是,政府出于实现实质平等的目的,给缺乏竞争能力的人以追随时代发展的机会,对少数族裔在相关方面进行扶助。如在教育领域,新加坡对少数族群予以特别的优待。自独立以来,除义务教育阶段之外,马来人接受高中和大专的教育完全免费。除此之外,新加坡还注意开展对少数族裔进行职业培训,提高其就业能力。随着就业机会的扩大,少数族裔的贫困问题就会得到逐渐解决。对于暂时收入较低的少数族裔家庭,政府给予包括住房补助在内的多项福利,使之能平等地享受到社会发展成果,增强对国家的认同。
  新加坡在关注族群多元性的同时也特别重视一体化的构建,也就是努力实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命运”这个目标。首先,政府号召每一个新加坡人都要超越个人狭隘民族意识,努力培养“新加坡人”观念。李光耀多次指出:“我们应该不管人种、语言、宗教和文化方面的差别,大家作为新加坡人团结起来。”他要求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的命运和新加坡联系起来,为之而战斗。其次,促进民族融合。新加坡将不同源流的学校整合为一所学校。这样各族裔学生一起学习、一起成长、相互了解,在潜移默化中冲淡民族间的隔阂。同时,在学校中,新加坡全面建立了“英语第一、母语第二”的教学模式。语言的“脱敏”和共同语言的形成为新加坡国族打造奠定了一个重要基础。另外,新加坡利用“组屋”计划,实现各族群的杂居,甚至混合居住在一栋住宅中,以打破原有族群聚居的界限。各民族居住生活在一起,形成新型社区。这一方面增加了沟通的机会,消除隔阂,另一方面在共同的社区管理中更容易产生共同体感。据统计,新加坡有85%以上的人口都居住在组屋中。
  可以说,新加坡多元一体、族群和谐的现实在新总统哈莉玛的身上体现得相当充分。哈莉玛的父亲是印度裔,母亲是马来裔。族群间通婚显然是族群和睦的重要指标。不仅如此,哈莉玛曾在一所华族女子学校念小学,深受中华文化的影响。在她办公室里,挂有一幅“仁”字书法作品,她十分钟爱,而且把这种仁爱精神融入到她的政治理念中。在竞选总统过程中,她也曾引述孔子“先之劳之”的教诲。对于这种理念,她以身作则,亲践行之。在个人生活上,尽管哈莉玛已从政多年并身居高位,但在就任总统之前她一直住在自己1983年搬入的政府组屋中,家务活也都由自己和家人做。正因如此,她的上任被看作是新加坡族群和谐的象征。


新加坡_副本.jpg

新加坡城市一瞥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