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勐巴拉娜西-中国民族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行游
西双版纳:勐巴拉娜西
2018-05-04 06:50 作者:叶梅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天下的语言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每一种语言和文字都各有妙趣。 这些年,我陆续接触了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朝鲜族的母语作家以及翻译家,虽然我不认识这些文字,也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每次听到这些朋友用母语在一起交流时,都能从一旁感受到语言的魅力,如音乐、如流淌的泉水——


  勐巴拉娜西是傣语,意思是“理想而神奇的乐土”。这块乐土指的是美丽的西双版纳。

  从小,我就爱上了西双版纳。这名字那么好听,有一种神秘,就像童话中的王国,让人忍不住好奇——为什么会叫西双版纳呢?


  不止一次想到这个问题,但西双版纳离得那么遥远,想想只能作罢,将这名字藏在心里头。那里有被分作一间间小库房,有一间藏的都是我最喜爱的宝贝,西双版纳也应是其中的一个。


  从儿时到现在,多少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但有些珍爱却是不会变的,于是只要想起来,便会觉得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有一次到云南参加笔会,省作协安排大家会后到下面的州市采风,我告诉杨洪昆秘书长说想去西双版纳。他热心地说行,我给那边的老罗联系一下。随后,洪昆很快告诉我:“你去那里就找州文联老罗。”


  但那天从昆明飞到西双版纳州的首府景洪机场,来接我的却不是老罗,而是一个中年女子。明晃晃的阳光下,天热得浑身像扎针一样,当时也顾不得客套,我就跟着这快步前行的女子上了车。


  车开动起来,我问女子在文联做什么工作,她一边开车,一边却说:“我不是文联的。”我又问她认不认得老罗,女子转过半张脸来说:“不认得。”


  我心里一惊,不知这女子是谁。她要拉我去一个宾馆,说那里的条件不错。我说,你等等,我打个电话。


  庆幸给杨洪昆的电话很快接通了,洪昆说,你怎么没见到老罗呢?老罗在机场没等到你,你现在哪里嘛?


  我再问这女子,怎么会来接我。女子却说:“多多叫我来的呀。”原来如此,虚惊一场。女子是叶多多的朋友。上次我在拉什海遇到意外,本来要远行的计划也因此搁浅。叶多多几次说要找机会弥补,这次得知我要去西双版纳,就在电话里说她也来。她柔韧却格外有主意,自己作了好些安排。


  我请这女子把车开到老罗指定的版纳宾馆,这才见到洪昆说的老罗。


  接下来,我在西双版纳的几天就一直跟着老罗走。老罗叫罗云智,中等个儿,脸黑黑的,温文尔雅。他在这地方编辑了几十年的文学刊物《西双版纳》,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作者,有汉族、傣族,也有基诺族、哈尼族等。


  老罗可以称之为“西双版纳通”,与他一起走,我就忍不住边走边问。从远古到今天,西双版纳的故事一串串……


  再回到那个我最早好奇的问题,为什么叫西双版纳呢?


  渐渐弄明白,“西双”是傣语“12”的意思,“版纳”是指比县小一些的行政区域。古时西双版纳这一带叫勐泐,居住着傣族的一个支系——水傣。据傣文史料记载,勐泐地方古代分布着12个傣泐部落,结成了一个称为“泐西双邦”的部落联盟。傣历542年(公元1180年),年仅32岁的帕雅真征服了各勐,在勐泐建立了景陇金殿王国,称为勐泐国。宋朝皇帝遣使至景陇,也就是今天的景洪,颁发虎头金印,命其为一方之主。明朝年间,朝廷又在勐泐地方设立了宣慰使司,命其统辖各方。傣历944年,与缅王联姻的第十三代宣慰使召应勐,为替爱妻备办返乡探望父母的礼品,将所辖的30多个勐合并成12个“西双”,从此有了“西双”这一称谓。


  傣语的“版”是个多义词,可译为“千”,也可译为“缠裹”“联合”“合并”。西双版纳,古时实际上是指经过合并的12个田赋单位,也就是车里宣慰使司统辖下的12个行政单位。到了民国年间,在景洪设立了“普思沿边行政总局”,史志上仍然使用“普思沿边十二版纳”的名称。


  1953年成立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州)时,各族代表认为“版纳”具有“波海咪纳版塔南干”(各族农民大团结)之意,一致同意沿用“西双版纳”作为自治区(州)的名称。


  名称的来由也如一条河流,流经了很多朝代,汇聚了很多人的心思。


  如今的西双版纳,世居着傣、哈尼、拉祜、布朗、基诺、瑶等13个少数民族。这片地处北回归线以南,与老挝、缅甸接壤的土地,天赐恩德。当地球上北回归线沿线多数地方变成干旱地带并逐渐沦为沙漠时,西双版纳却青山依旧、碧水长流,热带雨林苍莽,动植物资源丰富,因此被人称为“神秘的绿色明珠”。


  位于云南最南端的西双版纳自古以来是面向东南亚的重要通道,有六条公路、一条水路与老挝、缅甸相通,居住于国境线两边的人民,世代通商联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兄弟姐妹、亲戚朋友,是连着骨头牵着筋的“胞波”。


  这天一大早,我们从景洪开车去勐罕橄榄坝。“景”在傣语里是“城市”的意思,跟“景”搭在一起的地名有很多,如景真、景哈等。若前面再加一个“允”,指的就是首府,景洪因此又叫“允景洪”。


  从景洪开车到勐罕,只在说话之间,有的故事才刚刚开头,可车却停下了。太阳已经升到半空,热辣辣的,我们随着一群群游人在勐罕的树下寻找荫凉。这地方游客们都叫它橄榄坝,离景洪30多公里。寨子至今还保留着几百栋完好的傣家竹楼,是傣族人世代生活的家园。


  橄榄坝,傣语叫“勐罕”,指的是“山间的盆地”。 “罕”的意思是卷起来。传说佛祖来此讲经,人们虔诚地将棉布铺在地上,等佛祖走过之后,又把布卷起来挪到前面,两块布交替铺路。因此以“罕”而得名。


  勐罕是西双版纳海拔最低的地方,最热,作物生长也最为繁茂。走进橄榄坝的寨子,只见缅寺佛塔和傣家竹楼四周一片片的椰子树、槟榔树、芒果树随风摇动。一丛丛饱满的菠萝蜜、绣球果,鲜香诱人;五颜六色的鲜花,随着人的脚步和目光,遍布村寨的每条小道和每个角落。


  一栋栋傣家竹楼的门扉都敞开着,有的主人在家,有的却空无一人。我们这些陌生人随着花香,走进竹楼,怀着好奇小心地打量傣家人的起居。我担心这样随便进入会不会冒犯了主人,但老罗说:“不要紧,傣家人是好客的,只要我们不碰人家的东西,就没事。”


  听老罗这样一说,我们就安心了。


  爬上竹梯,进到一户没人的傣家竹楼,只觉脚下忽闪忽闪的,用竹蔑编织成的席子铺成隔层,踩在上面总感觉有些不踏实。老罗看出我的担心,又说:“没事的。这些竹楼别看好几十年了,但常年都有人住着,结实得很。”


  傣家竹楼的一层大多空着,一角会安置炉灶,烧的是罐装煤气,旁边摆放着木头或竹子做的餐桌。向阳的地方晒着一些豆子或肉干,挂成一串一串的,显出主人的勤劳能干。二层的房间是用来睡觉的,房门两边贴着红色的对联。墙上挂着一些小相框,看上去是这家人的全家福,眼神专注的男主人坐在中间,穿傣裙的妻子搂着一双儿女倚靠在他身旁。


  自从傣家园开展旅游以来,寨子里适龄的男女都可以找到一份相应的工作,保安、保洁,还有导游、餐饮,有干不完的活,也有了挣不完的钱。这家房门都不上锁,傣家人依然保留着从前的习惯,对游客和外来人没有设防,竹盘里堆着香蕉、菠萝、龙眼等吃食,随意地放在桌上,陌生人也可以吃。


  我问老罗,这里的村民是不是都这样?老罗说“差不多。”


  老罗说话简短,从不高声,脸上总是带着微笑,黑红的皮肤衬得牙齿白白的。他说,西双版纳这个地方物产丰富,有吃不完的水果。


  他又说,傣家人善于施舍,跟他们的文化有关。


  人应该学会放手,放下的越多,越觉得拥有的更多。


  细想起来,也很有道理。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