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内地新疆高中班的毕业生-中国民族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
我们是内地新疆高中班的毕业生

内高班学生参加校运会_副本.jpg

内高班学生在广东肇庆参加新春活动_副本.jpg


  “内高班”是内地新疆高中班的简称,开办于2000年。当年9月,为进一步提升新疆基础教育水平,加速少数民族人才后备队伍的建设和培养,国家在北京、上海等12个经济发达城市的13所一类高中创办了内地新疆高中班。考虑到新疆基础教育水平与内地的差距,内高班一般在三年学制之外再设置一年预科,帮助学生夯实初中知识和汉语基础。2017年,内高班年招生人数已达到7319人,覆盖全国14个省市、45座城市的93所学校。


  距离那年我踏上开往祖国南方的火车,来到遥远的岭南大地求学,已经过去11年。内高班如同生命中难以磨灭的印记,影响着我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在哪里遇到新疆的年轻人,我总爱问:“您高中在哪儿上的?”不少人会说:“我是内高班的。”


  “内高班”三个字一出,亲切感油然而生,我们便自然因为是“校友”的缘故,交上了朋友。


马晓艳


  我叫马晓艳,回族姑娘,在家中三姊妹里排行老大,是新疆伊宁市达达木图乡人,毕业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如今是新疆公安厅缉毒总队警察。


  我小的时候,做生意的父亲总是在外奔忙,但只要回家来,他都会抽出时间跟我们谈心,他总说:“家里就是再困难,也要供你们读大学。”父亲那代人都是真心实意地希望子女成为“国家的人”,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也许是从小喜欢看警匪片的缘故,我一直梦想当警察。每每看到影视片里女警察英姿飒爽的帅气模样,我就热血沸腾。不过,这个梦想一直被我默默地藏在心里。


  经过努力,我考上了内高班,来到仙女湖畔的广东省肇庆中学求学。


  内高班改变了我原先的生活轨迹。在当地同学的带动下,我努力“学在别人的前面”。我常常花时间提前学完下一个阶段的功课,以打牢基础。当然,我从没忘记当女警察的梦想。为此,每到课间,我都在座位上做眼保健操,生怕视力下降当不了警察。


  高一那年,有位老师听说我想当警察,就认真地告诉我:“做警察首先要有健康的体魄。你太瘦弱了,我建议你去练习跆拳道。”那时候我体重只有80斤,是个弱不禁风的“柴火妞”。在老师的鼓励下,我加入了学校的业余社团,坚持练习跆拳道。通过专业而刻苦的训练,我的身体素质大为提高。


  高考那年,我得知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禁毒学专业将在内高班5000名毕业生里招收一名学生。怀着忐忑的心情,我郑重地将它填在了提前录取的志愿里。感恩命运,我幸运地被录取。经过大学4年的学习和磨练,我越来越对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好警察充满自信。


  毕业以后,通过考试,我成了一名真正的警察,终于能够为家乡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了。


喀哈尔·图尔贡


  我叫喀哈尔·图尔贡,维吾尔族,是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人,如今在中国建筑总公司中东分公司(阿联酋迪拜)工作。


  从小学开始我便练就了长跑技能,能在大街小巷瞬间跑得无影无踪。那时候,和田的学校条件不是很好,校园里只有土操场,跑起步来尘土飞扬。我很热爱体育,个子也早早长到了一米八。那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在正规的体育馆里训练,在绿茵场上踢一场球。


  初三的时候,邻居家的哥哥寄回来他在内高班学习生活的照片。从照片里看到学校有木地板的篮球馆和绿茵足球场时,我一下子就心动了。向来慈爱的母亲也不失时机地提醒我:“考上内高班,你就是亲友口中的优秀孩子了。”经过一年的努力,我幸运地考上了内高班。那年,我所在的中学考取了78个同学。


  上了内高班以后,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我就读的高中地处沿海地区,又是百年名校,教育教学上非常严谨,又不失活泼,老师们都拿着放大镜找学生的优点。刚入学,因为自己普通话说得比较标准,我被老师选为迎新晚会的主持人。


  没过多久,我又因为长跑特长入选学校的田径队。我不仅实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在体育馆里长跑”这个梦想,还在老师的支持下开始接受专业训练。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成为大家眼里的体育健将,变得更加自信起来。从体育委员做起,我主动在班集体中承担一些责任,学习上也更加勤学好问。到高二文理分科后,我的成绩有了较大的提高,人也变得积极阳光了许多。


  高中毕业后,我考进了长沙理工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因为高中时形成的良好的性格和沟通能力,大一时我就担任了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土木工程学院是大院,全院800多号男生,所有活动都是我和各班辅导员协调组织、积极推进。那段经历,让我明白要在集体中成为领头羊,不仅自身要有过硬的综合素质,还要有好耐心和高情商。


  大四时,中建中东公司在我们学校招聘。由于迪拜是非常热门的国际化大都市,再加上公司薪酬待遇也很可观,很多同学都报名了。最终我成功被录取,成为世界500强建筑公司的一分子。


  能够找到这份好工作,最高兴的是我母亲。从考上内高班开始,我在南方待了8年。这8年,是我不断成长的8年。经过这些年的磨练,我变得通情达理了,也开始处处为他人考虑。真的要感谢内高班改变了我的命运。


阿依娜西·加吾达提


  我叫阿依娜西·加吾达提,哈萨克族,是新疆塔城地区托里人,如今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皇家理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从小,母亲就很注意培养我的阅读习惯,常常为我购买《世界儿童》画报等儿童读物。阅读为我打开了一扇窗,我了解到很多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小朋友的学习生活情况。虽然生活在边疆地区,小小的我也生发出对于未来和远方的渴望。


  初一那年,我偶然在新闻联播里看到了关于内高班的报道。一位维吾尔族女孩满脸幸福地讲述了自己在内高班学习生活的故事,电视镜头里不时穿插着学校环境的画面,专门的清真食堂、体贴的老师和美丽的校园……我对于远方的渴望突然有了具象的载体——内高班就是我想去的地方。我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内高班!


  初中毕业,我如愿考上内高班。紧张有序的学习之余,学校还很注重培养学生的社会实践能力,老师带我们游历了祖国各地的很多山川河流、名胜古迹和博物馆、纪念馆等。最有意义的是,我们还结识了来自不同地区、不同文化背景的同学。


  我一直都记得,内高班的梁老师曾经两赴英伦求学,他在课堂上讲自己在英国留学时的故事,充满异域色彩;黎老师则介绍了新加坡的整洁干净、文明高效……那些故事,为我打开了一扇扇窗,让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要出国留学,去亲身体验更多国家的文化。


  大学期间,我渐渐对俄罗斯文化产生兴趣,有了学习俄语的冲动。毕业后,我来到俄罗斯留学,如今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从当初掰着指头在商店里询问售货员某个商品多少钱,到如今可以品着茶和俄罗斯朋友交心聊天。那种从无到有去感受一个国家文化的过程,充满了乐趣。研究生期间,我也有幸各处旅游,开阔眼界。去年我在美国生活了三个月,边工作边旅游,从西海岸到东海岸,给我带来巨大冲击的不仅是壮丽的风景,更有多元的文化。


  感谢内高班给我打开了一扇通向更广阔世界的门,使我能一步一步充实自己。永远记得高考结束后的欢送会上,校乐队突然奏起生日歌,校长和班主任推着生日蛋糕出现,所有人祝我“生日快乐”……此后,每年的生日我都会回忆起这幸福的一刻,回忆起老师们对内高班学生衷心的祝福——成为建设家乡的栋梁之才!


唐岩涛


  我叫唐岩涛,汉族,如今在沈阳东软医疗系统有限公司任工程师。


  在内高班,我才是“少数民族”。那一届总共也只有两个汉族男生,大家都戏称我俩是“国宝大熊猫”。


  当年我抱着“好男儿志在四方”的心态,想要去内地看一看、学一学,正所谓“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后来,我如愿考到了广东肇庆中学。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我又想去新的地方看看,就报考了东北大学。


  此生无悔入内高。内高班不仅在文化知识方面充实了我,在为人处世上也给了我最好的启迪。到了内高班,学校的学习和生活氛围非常包容,给了学生很多发挥自己特长的机会。逢年过节,新疆部师生都会携手策划一场盛大的晚会。通过亲身参与这些活动,我们每个人的交往能力都有了很大提高。


  内高班的学生实践活动非常丰富,话剧比赛、运动会、歌手大赛、篮球赛……每到校园文化季,每天课后礼堂里都有各种各样的演出和讲座。我听过林清玄和曹文轩的讲座,还看过《胭脂扣》等话剧,也亲自上台表演过。最难忘的是七星文学社,虽然文笔很稚嫩,我还是喜欢在课余写点东西,最后都发在了文学社主办的校刊上。现在回想作为高中生,尤其刚刚走出新疆的我们,创作力还处于萌芽状态,但老师总是对我们的作品、活动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这种激励人、鼓舞人的氛围总是让我们充满自信,这也成为内高班学生日后工作生活中用之不尽的财富。


  大学毕业后我一心想要回到新疆,当时沈阳东软医疗系统有限公司需要长期驻扎新疆的工程师,这对于我来说再合适不过了。经过考试、培训,我最终得到了这份工作,满足了我为新疆医疗事业尽一份力的梦想。


  近一年里,我们在新疆喀什地区的9个县以及阜康、鄯善、尼勒克等地的每个乡镇,都装上了最新的DR设备。通过这些设备,当地的居民再也不用去大城市体检了,同时也可以为肺结核病的排查提供设备技术上的支持。


  能够做自己热爱的事业,能够为老乡们的生活提供哪怕一点点的方便,都是我最幸福的事情。


  在内高班的10年,至今回忆起来,我仍然充满感激。高中母校的校训——格物致知、崇善尚美,将永远镌刻在我的心里。


阿布拉江·阿吾提


  我叫阿布拉江·阿吾提,维吾尔族,内高班毕业后考上了北京体育大学,如今在阿克苏地区沙雅县一中当体育老师。


  内高班这个词,是从我的启蒙老师张凤英那儿第一次听到的。那时我正读小学四年级,有一天,张老师指着办公室墙上中国地图中的杭州对我说:“我的儿子、你的师哥,就在这个城市读书。”当时,我对新疆学生能够在内地读高中感到很惊讶,她就拿着她儿子寄回来的照片细加介绍,告诉我初中毕业、成绩优异的新疆学生都可以报考内高班,将来还可以在内地上大学。


  张老师的话在我脑海里久久回荡,种种对于内高班、内地城市还有未来的幻想令我憧憬不已,我激动地问:“老师,我能考上内高班吗?”张老师很肯定地告诉我:“你可以的,你一定能考上内高班。”


  这段对话成为我生活里的一束光。从此以后,我更加刻苦地读书,成绩大幅度提高。2007年,我终于如愿拿着内高班的录取通知书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临出发,父母、亲戚都流泪了,我也流着泪跟他们承诺:一定好好学习,学成了要回来为建设新疆出一份力。三天四夜之后,我们终于来到学校。四年的求学生涯过得很快——内高班影响了我的一生,我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临近大学毕业,我开始跟宿舍来自五湖四海的舍友们设计创业的蓝图,想方设法留在北京。可是妈妈劝我回家乡工作,她说:“孩子,党和政府花那么多钱让你在沿海城市接受最好的教育,就是希望你学成之后可以为新疆建设作出贡献,别忘了你走的时候对我们的承诺。家乡的学校最缺能带来先进理念的老师,你回来教书吧,我们这里需要你,孩子们需要你!”


  最终,我放弃北京优越的条件回来了。通过当年沙雅县的人才引进政策,我顺利进入县一中,成为一名体育老师。我的学生也就像我当年那般热情纯真、好学上进。他们总是围着我问,内高班是什么样子?未来是什么样子?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