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地方
刻写在武陵山上的答卷——湖南省吉首市精准脱贫记
2018-06-19 07:59 作者:文/本刊通讯员 陈生真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紫气东来枝上多,香绵唤起百花和。丰姿才作倾城顾,一缕轻烟浣绿波。


  春天的武陵山,紫气东来,百花盛开。4月24日,一则喜讯传开了——当天召开的全省扶贫工作暨作风建设年动员大会宣布,吉首市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8个县市中,率先脱贫摘帽。


  吉首市是一个湖南省级重点扶贫县,总人口33.6万,以苗族和土家族为主的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市人口总数的77.68 %。2014年吉首全市的150个村(社区)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1329户、43153人,贫困发生率达25.7%。


  久久为功,经过4年的精准扶贫,至2017年底,吉首市累计脱贫10818户、42627人,贫困发生率下降至1%,顺利实现“脱贫摘帽”目标,荣获“2017年度全省脱贫攻坚先进县市区”称号。


  群众是阅卷人,党和政府是答卷人。吉首的阅卷人,对答卷的评分是98.5%——农村群众的满意度。那么,这份高分答卷,是怎么完成的呢?


  爬山、涉水,翻山、越岭,记者穿行在吉首的村村寨寨,探寻这份刻写在大山中的答卷。


技术人员到村里开展农业技术培训。图为开展稻花养鱼培训1_副本.jpg

技术人员到村里开展稻花养鱼培训


一线工作法:从百姓手中找到精准发力的“钥匙”


  2015年12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委常委、吉首市委书记刘珍瑜,没带任何工作人员,驱车来到石家冲街道的栗溪村,了解建档立卡户精准识别“回头看”工作情况。在前一天的市委脱贫攻坚领导小组会上,不少同志对栗溪村有畏难情绪,认为工作量太大、矛盾和问题太多。于是,刘珍瑜决定进行暗访。


  普通村民并不知道他是市委书记。一个被从建档立卡户名单中移出的村民在村部的公示栏前,表达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被剔出名单可以,但村里一个老村干却进了名单,不公平。其他几个村民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只要村里公平民主地重新认定,并张榜公布,群众是认账的。


  刘书记心里有了谱,迅速形成决策——一线工作法,这就是破解难题的“钥匙”。经精准识别“回头看”重新认定,全市农村户籍45487户、167751人,建档立卡户11329户、43153人。


  精准认定“回头看”,为精准发力奠定了基础。


  在农村危房改造中又遇到了难题,2183户贫困群众的危房需要改造。有的提出按户核定补助资金。


  “老百姓的事,先听听老百姓的想法”。2017年3月,刘书记数次带着扶贫办、住建局等部门负责人来到马颈坳镇的着落村等实地走访。村民和村干部的真实想法都道了出来:各家各户具体情况不同,建筑公司施工不现实;不能完全按户补助,否则按人均13平方米建设,人口多的户资金不够用,人口少的户还可从中赚钱……同年4月,调研后实施差异化补助决策的共识迅速在市委市政府形成:新建户1-2人户补助3万,3-4人户补助4万元,5人户补助6万元,6人户补助7万元,7人及以上户补助8万元。


  好的决策,不仅深得人心,而且极大调动了村民们的积极性。4个月后,2183户危房改造基本完成。“只要走进百姓中,再难的事情都有办法解决。”刘珍瑜感慨万端。


  精准扶贫是群策群力之功,最忌责任不实,工作浮在表面。


  吉首市用创新方式将扶贫责任划分为五级——市级领导的领导责任、市直部门的职能和后盾责任、乡镇街道的主体责任、村支两委的直接责任、驻村扶贫工作组和全市所有干部的帮扶责任。


  “就如同打仗一样,要构建作战指挥体系、作战执行体系和作战目标体系。”吉首市委副书记陈晓龙快人快语。


  考核、督查、问责是压实五级责任的必要手段。


  吉首市的5个督查组分别进驻11个乡镇,一月一督查、一月一通报。2017年,221人被通报,125人被约谈,30人被诫勉谈话,党内严重警告1人、党内警告2人、警告处分3人。同时,强化驻村宿村纪律,创新使用钉钉App系统进行驻村打卡签到,确保人员到位、责任到位、工作到位、效果到位。


  铁的纪律,是显著效果的保证。


十项工程:让“两不愁、三保障、五个一批”落到实处


  翠绿群山环抱的己略乡坐落在清澈的己略河边,41栋新房高低错落,成为乡村新风景。


  联林村支书石德好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2017年6月一个大雨的晚上,吉首市公安局人口与出入境管理大队工作的石国新,在离开联林村五组的路上,给刘珍瑜发了一条短信:联林村五组是省定地质灾害点,41户人家,17户建档立卡户,一遇大雨……


  第二天早上8时29分,刘珍瑜就出现在大雨中的联林村五组。正在此值班的己略乡党委书记向远军简要地向他汇报了情况:41户140人,其中17户为建档立卡户,2011年地质滑坡开始出现,被省国土局定为严重地质灾害点,但因资金问题,搬迁事宜一直未果。


  会议决策当即形成——整合资金,坚决而迅速地异地搬迁。


  “‘两不愁、三保障’是精准扶贫要达到的目标,而‘五个一批、六个精准’则是达到目标的方式与方法。州里创新式地将精准扶贫量化为‘十项工程’,便于操作、管理与推进。”吉首市市长李诗兴道。


  发展生产、乡村旅游、转移就业、易地搬迁、教育发展、医疗救助帮扶、生态补偿、社会保障兜底、基础设施配套、公共服务保障——随着这“十项工程”的有序推进,成效日益显现。


  湘西黄金茶产业,成为吉首百姓致富的首选。


  河溪社区种茶大户张晓梅拥有2038亩茶园,成立了合作社,带动附近7个村的1700名贫困群众发展茶产业。群众通过资金入股、土地入股形式获得分红。在茶园务工也有稳定收入,张晓梅每年付给贫困群众的资金就达百万元之巨。


  吉首市现有可采摘的黄金茶6.37万亩,预计2018年干茶年产量可达1050吨,产值可突破5亿元,带动5万余人增收致富。


  产业扶贫是重中之重。吉首市以“一乡一业、一村一品、一户一策”推进产业覆盖,建成万亩精品园2个、千亩精品园6个、百亩示范园84个,组建了36个跨村合作社,带动建档立卡者41383人。


  安土重迁,是百姓的习惯。所以异地搬迁扶贫,工作的难度极大,但只要做好了,纯朴的百姓总是以感恩戴德之心,给予高度赞扬。


  在丹青镇大坪村的集中安置点,80岁的苗族老汉张昌武和他的土家族老伴向兴翠,见到记者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夸奖政策好、政府好。


  在河溪镇旁边的集中安置区,5栋六层楼的安置房让人为之振奋。住在5栋4楼的50岁的杨四妹是从该镇楠木村搬迁过来的,她满心的幸福感溢于言表:“从村里走20多里路来河溪街上赶场,赶了几十年,做梦都没想到今天自己成了街上人。我们土家人都不晓得怎么感谢党和政府!”


  按照群众自愿、乡村审核、市审批的程序,吉首市建成6个高标准的集中安置区,完成1942户、7751人的易地扶贫搬迁。


扶贫参与者与建档立卡者共写精准脱贫新篇


  从吉首市区出发,驱车一个多小时,才能来到最为偏辟的马颈坳镇紫新村。陡峭的高山一座连着一座,从山顶到山脚都是碧绿的,两座山之间偶尔可以看见一些田和土。山坡上便是苗族村落。


  声声苗歌从高山上的湘西黄金茶园里飘来。


  站在村部前的坪场上,苗族村民张清齐指着前头的一间房子告诉记者:“那就是村里第一支书、吉首市妇联干部刘园园原来的宿舍。我们这里夏天蚊子多,她一间房一晚上就要点三盘蚊香。”


  “我并不觉得自己的工作苦,与村民们有感情后,一切都算不了什么。”刘园园朴实的话语里,彰显的是扶贫者的勇于担当。


  精准扶贫,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工作。


  140个驻村扶贫工作组,353名扶贫队员,进驻140个村;9074名帮扶干部,结对帮扶11289户贫困户。


  扶贫帮扶,实现了“五个全覆盖”:“向贫困村和非贫困村派驻工作组、选派第一支书、市直各单位包村、市级领导挂乡联村、党员干部结对帮扶”全覆盖。


  2014年春,湘西民族广播电视大学的女教师龙晓颖被选为太平镇排杉村的第一支书,挑起扶贫第一责任人的担子。


  柔弱的她,进村开的第一场会,就被村民问得哑口无言。倔强的她,从此吃在村里、住在村里,让自己先当村民。


  流汗,更流泪。流泪时,总是她一个人——她让村民们看到的,是一个不知累和苦的扶贫人。


  3年时间,龙晓颖不仅改善了村里的硬件设施,还创新地在村里承办了吉首市第一届电商精准扶贫会,通过“互联网+销售”的方式对“金红土”椪柑品牌进行宣传和推介。她还注重引导村民们不断转变椪柑的种植、培管、销售的理念。2016年,全村椪柑价格从2015年的4毛钱一斤,上升到1.1元一斤,最高价格达2元一斤。当年底,实现了排杉村退出贫困村行列, 122户412人脱贫。


  吉首市法院女干部丁懿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2015至2016年,她被派往河溪镇渔溪村担任第一支书。她在村里的作为让许多男工作队员佩服,她也因此当选为吉首市第一届“狮子型干部”。渔溪村2016年底脱贫摘帽,丁懿又被派往矮寨镇坪朗村担任第一支书。让村民们难忘的是,2017年12月她被调回了益阳。2018年1月,省里的考评组进村考评时,她又从益阳请假,回到坪朗村组织和迎接检查。


  “有这样的好干部,我们不脱贫都不可能。”吉首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周拥军感慨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