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
回到未曾到过的家乡
2018-10-16 07:04 作者:文/本刊记者 刘雅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记者买买提沙力·买提肉孜、刘雅在和田地区于田县采访库尔班大叔的女儿托乎提汗_副本.jpg

记者买买提沙力·买提肉孜(右)、刘雅(左)在新疆南疆采访


  “不到喀什,就不算到过新疆。”如此说来,在乌鲁木齐长大的我可能不算一个合格的“新疆人”。


  占国土面积六分之一的新疆,有着与她辽阔地域相匹配的炫丽与多姿。天山以南,成了我这个新疆人一直未曾到过的家乡。这次“三区三州”纪行对于我而言,可算作“我从新疆来,我到新疆去”的采访之行,是回归,也是南疆新观察。翻越天山山脉,体验别样的风景和风情——那里如同是一个调色盘,在我脑海中形成了充满生机的“四色南疆”。


  访脱贫攻坚,恶补南疆地理知识。和田,古称于阗;喀什,古称疏勒;阿克苏,维吾尔语中的“白水城”;克州,克孜勒苏是“红色”的意思。我们在途中或停留采访,或穿越而过这一个个熟悉的丝路地名。从乌鲁木齐出发,飞跃“三山两盆”中的天山和塔里木盆地,我与杂志社新疆分部主任买买提沙力开启了“南疆时间”。


  到达和田市天色已渐暗,黄沙笼罩,但即便有风沙,许多市民还是跳起了“麦西来甫广场舞”。广场上的和田的地标——毛主席接见库尔班大叔的塑像在灯光映衬下,更显怀旧与亲切。虽然风沙大,但和田人并不土,民委干部说“和田的沙子很养人,很多干部来到和田都胖了”。风沙也是一种“洗礼”,能让你逐步看清沙漠绿洲中的贫困与生机。在距离和田市区200公里的皮山县,我们遇到了本刊前年推出的《南疆十二村记》特刊里的主人公们——自治区民委“访惠聚”工作队,村第一书记和工作队员。他们已在这里扎下了脱贫攻坚的根,新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已经成为常态。


  被誉为“万山之州”的克州,世代栖居高原的柯尔克孜族牧民,从昆仑山腹地搬迁到阿克陶县的平原乡村,一排排红色的房屋,是他们的新家园。出县城,克州的公路可以一直通达吉尔吉斯斯坦的口岸。善于经商的阿图什人,未来还会走得更远。


  穿越沙漠,阿克苏用湿润和绿色迎接了我们。高新区里的多浪湖边建起了高层住宅,城市与乡村、老城与新区,被环抱在河流与绿意之中。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喀什地区,我们的采访穿行在高原和大漠之间。喀什老城仿佛是千年的迷宫,地砖上撒上水,充满着泥土的味道,而踏上塔什库尔干的第一个晚上,我就睡不着了。高原会让您兴奋,你会情不自禁地用平原的视角去观察海拔4000米以上的塔县。由于旅游产业带动,塔县也开起重庆火锅店和川菜馆。


  南疆之行,总让我时常联想到玄奘的西行之路,我们的行走路线也经常不期而“合”。在塔县境内海拔4000多米的玄奘讲经处,山口的风呼啸不停,很难想象玄奘是如何在瓦罕走廊度过那一个个夜晚。


  那山那水那人,行走南疆四地州,其实是一场采访的接力,感谢一直为采访提供保障和对接的“他们”——自治区及四地州的民委和扶贫办的同志。每到一个采访点,也许只是我们众多采访中的1%,但却是他们工作付出的100%。每一位我接触到的南疆干部,都对所在地历史如数家珍,带给了我各不相同的全新认知,更看到了各族干部的敬业、乐观及奉献。


  一路上,感谢同行的买买提沙力记者的陪伴,好人缘的他总能遇到新友与故交。在和田、喀什的夜市上,卖石榴汁和土鸡蛋的老板,仅有一面之缘,却仍然记得彼此……这都让我感受到南疆人的真诚与热情。


  南疆之行后,稿件写作曾进入瓶颈。非常感谢南疆遇到的每一个人,虽然无法在文章中将你们的故事一一全部展现,但文字中有你们带给我的气息。


  探险家斯文·赫定在晚年写过一本关于在亚洲腹地旅行遇到的动物的故事。这些生灵,曾给千百年来孤独的行者带来了旅途的慰藉。而在我看来,塔县路途中遇到的“萌”旱獭,和田沙漠公路边的骆驼,帕米尔高原的牦牛以及库尔班大叔家乡村子里的毛驴,每一种动物都是南疆的生命,与人世代相依,休戚与共。


  出发前,杂志社前辈这样对我们说,这个时间段去南疆,是一趟既意义重大又非常享受的采访,再过三五年,回头看看,能亲历时代的变迁,见证南疆人民生活的幸福,必将是记者生涯中一笔永久的财富。确实如此,南疆之行,也成了我的“取经之路”,收获感动,同时碎片化地记录下南疆最火热的脱贫攻坚“好时节”。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