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由定西想到兰新高铁⋯⋯
2016-07-20 07:06 作者:梁黎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北京的夏天炎热难当,但来自甘肃定西县的一个电话却仿佛一阵清风,沁入我的心扉。

电话是一个多年没有联系的朋友打来的,他几经周折才打听到我现在的联系方式,激动得在电话里不断让我猜他是谁?我虽然已经说不出他的全名,但20多年前他送给属龙的我一张珍贵的龙票,至今我还收藏着。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拥有一张盖着邮戳且当年限量发行的纪念邮票是一种奢侈。

电话里的他还像当年那样纯真,告诉我定西的变化,还有兰新高速铁路即将开通的好消息。

往事如烟。1992年,年轻的我们相识得一点也不浪漫。和我同龄的他是定西县政府的一个小干事,我是在第二次重走丝绸之路、赴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三西”(宁夏的西海固、甘肃的河西和定西)采访时结识他的。那个年代,交通极其不便,一路上,我背着沉重的摄影包,拉着行李箱,辗转周折,坐火车转长途车,甚至步行,沿途吃了不少苦头。行至定西,已是满身尘土,一脸倦容。在那里,由于缺水,我经常一两周才能找到地方洗一次澡。当时,我们一同下乡采访,一同感受这片土地上各族同胞的坚韧,一同聆听他们对脱贫致富的梦想。多年来,我对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定西简陋的长途车站前我们告别时的情景:车子启动离开,身材瘦高的他对我挥手;窗外,他的脸被飞扬起来的尘土渐渐模糊⋯⋯每当我想起这一幕,心里总是很酸,不是为离别的伤感,而是为定西这片被称为“苦瘠甲天下”的土地。

年轻总是有点虚荣。下乡闲聊时,我曾像讲传奇故事一样给他讲我一段辛苦的乘车经历:1988年夏天,我和一位老记者结束在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县的采访后,到兰州搭乘新疆乌鲁木齐开往北京的火车。因为沙暴,乌鲁木齐到兰州的火车竟然走了3天,我们只能在车站焦急等待。由于是慢车,上车后,走走停停,我在硬座上又熬了两天,才到达北京。记得当时他听后很不以为然,这颇让我有些不快。看到我的神情,他连忙小声对我说,他没坐过火车。我顿时语塞,为自己“显摆”的语气羞愧。而这20多年来,他到底还是把我说的话一直记在心里了。

放下电话,我不禁感慨万千。就在昨天,国家民委党组召开党组中心组(扩大)专题学习会,王正伟主任还强调,做好民族工作必须重视做好边疆工作。一是要搞好基础设施建设,二是要改善民生,让边疆各族人民过上好日子。他还提到,兰新高速铁路的即将开通,不仅是维护国家统一的重要方略,也是促进民族地区发展的重要机遇。兰新高速铁路的建成开通,将改善沿途地区各族同胞的生活。

兰新高速铁路是目前出疆的唯一铁路通道,横跨新疆、甘肃、青海三省区,全长1776公里,其中甘肃境内795公里,青海境内268公里,新疆境内713公里,不仅使兰州和乌鲁木齐两地旅行时间由原来的20小时缩短至8小时,而且还将大大增强兰新线的客货运量,为新疆发展注入强劲动力,带动甘肃、青海等多个西北省份共同发挥区位优势,形成中国向西开放和欧亚国家走向中国腹地的双向黄金通道。曾经促进全球商品贸易和文明对话、推动了人类进步和繁荣的古丝绸之路,如今将因为兰新高铁的出现而被重新定义和升华。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更将为沿途各族同胞带来更大福祉!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情啊!

定西是中原通向西北的交通要道和古丝绸之路的必经地,兰新高速铁路的贯通,将会给这里的交通状况和经济发展带来巨变。定西,我会带着祝福和惊喜再次踏上你的土地。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