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西藏边境乡村全面小康的生动实践
2020-12-18 14:34

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党和政府对全世界的庄严宣告和对全国各族人民的郑重承诺。为此,消除绝对贫困问题是最为核心、最为艰难的标志性任务。全国一盘棋,脱贫攻坚战也同时在雪域高原如火如荼地展开。西藏边境地区地处喜马拉雅山腹地,自然条件更为恶劣,发展基础更为薄弱,在这一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采取超常规的措施,付出更多艰辛的努力。


2019年7月至8月,在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社会经济所所长扎洛研究员的带领下,次仁央宗、陈默、杨涛、李健、才项多杰、周娟、邵文利等课题组成员在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的边境村科迦,进行了为期1个月的《西藏和涉藏工作重点省区乡村振兴若干重大问题研究》之子课题《西藏阿里科迦村经济社会发展调查》调研。课题组紧紧围绕科迦村整体发展的历史与现状,进行了全样本问卷调查,获得丰富的数据和第一手资料。这次调研,无疑对我们深入了解和认识西藏边境乡村脱贫攻坚、全面小康的成功经验、重要意义具有极大帮助。


深度贫困的原因


科迦村位于普兰县普兰镇,离县城18公里,包括5个村民小组,其中斜尔瓦组与尼泊尔接壤。2016年,科迦村在全村144户691人中精准识别出建档立卡贫困户27户99人,贫困发生率为14.33%。2018年对全村682人再次开展贫困识别,加大排查力度,按照新的脱贫标准确定贫困户29户107人,贫困发生率为15.7%。


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首先要找准致贫原因。根据我们在科迦村的全样本调研数据分析,导致当地深度贫困的原因复杂多样,其中最主要的包括如下两个:


一是自然条件限制农牧业生产。科迦村位于孔雀河谷地,海拔3600多米,受高山河谷地形制约,可供农耕的土地面积少。2017年农作物耕种面积1215.65亩,人均不足2亩。同时,绝大多数农田为坡地,无法实施机械化生产,主要采用传统的牛耕方式,生计模式只能以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为主。此外,这里土壤和热量条件差,只能种植耐寒的青稞、油菜、土豆等作物,蔬菜瓜果等高经济回报作物很难生长。同时,农田灌溉的水资源季节性强,河流枯水期长。总之,作为以发展农业为主的村庄,科迦村受到了自然条件的严重制约。而高原草场的承载能力又很有限,无法规模化发展畜牧业。


二是人力资本欠缺。与所有贫困多发地区的特征类似,科迦村的贫困户家庭成员多为小学文化程度,家庭主要劳动力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他们大多缺乏专业技术,转移就业只能选择劳动密集型产业中的低收入岗位,主要是建筑小工或其他体力劳动工种,报酬相对较低。受教育水平低,也曾经使当地贫困人口在发展生产中很难掌握最新的农牧业技术。这些都限制了村民的经营性收入。


134.jpg

远眺孔雀河畔的普兰县科迦村  李小林/摄


全面小康的成功实践


2016年,根据全国脱贫攻坚的统一进程,普兰县开始实行精准脱贫建档立卡政策,精准识别贫困户,党政干部一对一结对帮扶,积极落实各项扶贫政策。2017年西藏自治区启动边境小康村建设项目,覆盖21个边境县的628个边境村庄,不仅有力促进边民生产生活条件改善,也为边民实现就地就业提供了保障。通过大力推进边境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特色优势产业,深入实施水电路讯网、科教文卫保“十项提升”工程,贫困人口的生活条件得到极大改善,实现“两不愁三保障”,基本消除了绝对贫困。


边境小康村建设项目带动脱贫。普兰县属边境县,共有贫困群众56户215人参与易地扶贫搬迁,当年的总投资概算为1622.97万元。2018年和2019年,科迦村共计43户村民享受了房屋新建项目政策。科迦村五组村民达瓦通过房屋新建项目住上了面积200平米的砖木结构新房,一家四口人共获得国家政策补贴资金20万元,其他政策补助6000元,个人自筹19200元。与此同时,全村实施的项目还有村庄道路硬化改造、村集体砂石厂扩建等。这些项目不仅改善了村民的生产生活环境,也为村民不离乡、不离土就近就地就业创造了工作岗位。


医疗救助带动脱贫。地处高海拔地区的科迦村,冬季寒冷风大,常见病包括风湿性关节炎、高原性大骨节病、高血压、心脏病、包虫病等,尽管其住院费用在县级以上医院可以报销85%,但贫困户仍无力承担剩余15%的费用。为此,西藏自治区建立民政部门大病医疗救助制度,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可报销100%。同时,将大病专项救治病种扩大到38种,所有贫困人口都纳入医疗帮扶范围,有效解决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2016年,科迦村患有医疗救助体系内慢性病的贫困户有8人,均得到医疗报销。73岁的村民朗加玛,因长期劳作患有高原性大骨节病。由于看病花费不少,加上家里孙子孙女上学,虽然有女儿和女婿接济,但生活仍然比较拮据。每年高额的医药费用支出,曾经让这个家庭越来越贫困。在享受医疗报销政策之后,朗加玛抓紧治疗,病情逐渐好转,2018年家庭人均收入增加到4857.3元,生活得到极大改善。


教育资助带动脱贫。在西藏的脱贫攻坚过程中,特别强调扶智扶志,将发展教育事业摆在重要位置。为此,普兰县制定了农牧民家庭、城镇低保家庭在读大学生及内地西藏初中班新生扶贫、奖励资助实施方案以及财政扶贫资金资助贫困大学生暂行办法,资助贫困农牧民子女、城镇低保子女在读大学生就读。针对九年义务教育的贫困学生实行“三包”政策,即包吃、包住、包学习费用;针对大学生实行“三免一补”政策,即免学费、书本费、住宿费,补助生活费。科迦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在校生共49人,其中大学生11人。2016至2018年普兰县建档立卡大学生资助金兑现跟踪台账表明,全村11名贫困大学生共计获得77000元的教育资助。其中科迦村专科三年制大学生每年可获得4000元补助,本科四年制大学生每年可获得7000元补助。这些政策为彻底解决因学致贫问题、保障贫困户子女就学提供了有力保障。


生态补偿带动脱贫。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作为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青藏高原在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战略全局中扮演着关键角色。高原上的草场、林地、湿地,对于涵养水源、调节气候发挥着重大作用。为保护西藏的生态环境,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举措。例如,退耕退牧、还林还草政策为贫困户提供的禁牧补助和草畜平衡奖励。仅2017年,政府就给科迦村发放禁牧补助459534元、草畜平衡奖励232179.94元,共计691713.94元。此外,政府还为贫困户提供各种生态岗位,助力就业。生态岗位主要是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常驻本村6个月以上、年龄在16至75周岁之间具有劳动能力的村民提供,主要工作职责是承担公益林管护、城镇保洁和村级环境监督、湿地监测、水生态保护、土地沙化监测、草原生态监督、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农村公路养护、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旅游厕所保洁等。每人每岗位的工资标准为3500元/年,一人不得承担双岗或者多岗,但是一个家庭中可以同时有多个人承担生态岗位。2017年,科迦村共有143个生态岗位,覆盖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与此同时,村民们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以实际行动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这几年村庄周边的生态环境也越来越好了。


守边固边带动脱贫。科迦村属于边境一线村庄,担负着守卫边防安全的责任。为此,国家给边境地区一二线16至60岁的村民发放边民补贴。实施脱贫攻坚以来,西藏自治区显著提高了边民补贴标准。此外,还专设边境地区治安联防员岗位,每人每年都有一定的补助。为了实现普惠共享,全村联防员的安排按周出勤,每周补助840元,青壮年村民轮流上岗。村里的民兵也有相应的训练、巡逻补助。2016年以来,与守边固边相关的补贴增幅较快,成为科迦村村民特别是贫困户收入的重要来源。


村集体经济发展带动脱贫。得益于脱贫攻坚的产业扶贫资金以及边境小康村建设项目的产业发展资金,近几年科迦村的村集体经济发展迅速。2018年,科迦村的村集体经济主要有农民施工专业合作社、妇女合作社和科迦寺藏香厂等。其中农民施工专业合作社主要包括砂石料厂和施工队,除了参与打工获得报酬外,还专门给贫困户发放补助。妇女合作社由村妇女主任吉桑姆倡导建立,主要经营村超市、村澡堂以及糌粑和清油加工,已为科迦村贫困大学生共提供学费帮扶5万余元。科迦寺藏香厂由村集体和寺庙共同投资,通过制造和售卖藏香盈利,由寺管会负责运营,2016年、2017年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15000元资金帮助。


134.jpg

秋日阳光下的普兰县科迦村田野   李小林/摄


边境乡村脱贫奔小康意义重大


科迦村以及西藏沿边境一线600多个村庄,于2019年底整体性摆脱贫困,不能不说是个奇迹。总结西藏边境乡村脱贫经验,无论对于我国边境地区的可持续发展,还是世界上其他贫困地区的减贫,都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提高边民生活水平,使边民共享国家发展成就。科迦村远离西藏的城市与经济中心,长期以来主要以农牧经营为主,兼营建筑业、运输业等,农牧业收入微薄,转移就业收入不稳定。脱贫攻坚战“五个一批”措施和边境小康村建设项目,极大地改善了边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在确保转移性收入显著增加的同时,经营性收入、工资性收入也稳步提升,村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明显增强,国家认同感、身为中国人的自豪感也极大提升。


脱贫攻坚促进边境发展,增强了边民守边护边的自觉性。以前,由于沿边一线发展滞后,一些村民到腹心地区寻求发展机会,也有村民举家迁往县城和腹心地区城镇等地,以至于出现过边境空心村。脱贫攻坚和边境小康村建设不仅解决了边民的增收问题,还整体性改善了边境村庄的交通、通讯、教育、医疗等条件,使他们能够共享国家现代化发展成就,奠定了边民安心守边的坚实物质基础,村民守边护边的自觉性不断提高。


脱贫模式溢出,为世界减贫提供了借鉴。在世界银行、联合国等机构的引领下,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携手合作,为解决贫困问题进行了大量探索,取得不少成绩,但也有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没有找到有效解决方案,国际减贫成效与人们的预期有较大差距。毫无疑问,中国的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实践,为全球减贫治理提供了一份“中国方案”。特别是像科迦村这样地处喜马拉雅山腹地的西藏边境地区深度贫困村消除绝对贫困,更是一个生动的例证。与此类似的世界其他贫困地区,可以从科迦村等西藏边境乡村的脱贫中获得有益的启示。



文:邵文利 扎洛

本文作者邵文利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社会工作专业硕士研究生

扎洛为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责编:牛志男 金向德

制作:古丽斯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