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党史学习教育
“红色毕摩”家族见证结盟地巨变
2021-03-10 15:54

四川西南部群山间,有一汪形如元宝的清澈湖水——彝海。58岁的彝族汉子沙马依姑自1986年起在这里担任管理员。他家世代生活在彝海村,是名望很高的“毕摩”家族。


“毕摩”,彝语字面之意是“有知识的长者”,是彝族传统社会中知识最渊博的人,也是重要仪式的主持者。1935年5月,红军长征从这里走过,刘伯承与果基家支首领小叶丹在彝海畔歃血为盟,主持这场仪式的便是沙马尔各——沙马依姑的爷爷。


当年,红军在彝族同胞的护送下顺利通过彝区,成功抢渡大渡河。然而,为红军提供帮助的彝族群众,包括小叶丹和沙马尔各兄弟,都遭到反动军阀的疯狂报复。


1945年,沙马尔各在一次调解纠纷中被误伤,不治而亡。“他到死都在等红军回来。”84岁的苏久克的莫回忆。她是沙马依姑的母亲、沙马尔各的儿媳,她的丈夫沙马嘎嘎是沙马尔各唯一的儿子,也是一位“毕摩”。


1969年,彝海村遭遇雹灾,沙马嘎嘎在为乡亲们驮粮食的路上意外身亡,留下4个儿女和怀着身孕的妻子。“虽然受过很多苦,但我们都过来了,妈妈一直对我们说,共产党不会忘记我们。”沙马依姑说。


1986年,彝海成立了管理处,23岁的沙马依姑成为首位工作人员,担起守护彝海的重任:耐心劝说毁林开荒、采伐木材的老乡。成昆铁路在20世纪70年代就修到了当地的冕宁县,彝海村很多老乡坐上火车外出务工,但沙马家的人全都留了下来。“彝族谚语说‘祖先住的地方,后代不能断火’,这是爷爷作过贡献的地方,后代守护它,是分内的事情。”沙马依姑说。


年复一年,沙马依姑守护着彝海,也见证着家乡变迁。从村里到海子边5公里的路,过去30多年里修整过多次,最早去一趟要1个多小时,如今他开着自己的小汽车10来分钟就到了。2005年5月,彝海结盟纪念馆落成,沙马依姑担任起讲解员的工作。“每次讲起我爷爷的故事,心里都装满自豪。”他说。


2016年,解放军某部在此与彝族同胞再次“结盟”,启动为期5年的定点帮扶。曾经破烂不堪的“海子堡堡”变成崭新的“结盟新寨”,过去“羞于交易、耻于经商”的老乡开起了彝家乐,卖起了土特产。过去只种土豆和荞麦的土地结出了花椒,架起了大棚,种起了蔬菜。如今,彝海村已摇身变成“彝海结盟”红色旅游文化景区,精准扶贫让全村110多户贫困户全部脱贫。


如今,除了嫁到外乡的大姐,沙马尔各的孙子们都还住在彝海,曾孙辈已有20多人,有的大学毕业当上了老师,有的在读警校……这个家族早已告别食不果腹的岁月,和当地彝族群众一样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截至2020年,凉山彝族自治州所有贫困县脱贫“摘帽”。前不久,冕宁县被国家民委命名为第八批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单位。


如今,每当火箭从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升空时,彝海总能映照出火箭尾焰的轨迹。这是结盟圣地百姓熟悉的风景。当年凉山兄弟肝胆相照,点着火把帮助红军走出深山密林,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今天,一代代共产党人信守诺言,接续奋斗,带领着凉山儿女奔向美好明天。



来源:新华社成都2月16日电

文:吴光于

责编:龙慧蕊

制作:古丽斯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