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
燃情冰雪 滑向冬奥——各民族冰雪运动健儿全力以赴备战冲刺冬奥会
文/本刊综合报道 2022-01-07 17:26

1.JPG

逐梦冰雪,燃情冬奥。北京冬奥会即将开幕,我国各民族冰雪运动员争分夺秒,加速备战。据了解,此次冬奥会共设有7个大项、15个分项、109个小项。在设置的全部小项中,我国通过跨界跨项选材,实现了全项目开展、全项目建队、全项目训练。截至今年10月,各冰雪项目国家(集训)队共有28支集训队,运动员480人。

“为了国家的荣誉,为了体育的荣光,为了圆梦北京冬奥,我们以出征世界杯为荣,不负使命,敢打必胜!”正如短道速滑国家队在2021/2022赛季出征仪式上的铮铮誓言,通过4年的备战,我国运动员取得了飞跃式的进步和亮眼的成绩。在本赛季,我国运动员的身影出现在各个赛场上,冠军、突破、首次……等闪亮字眼振奋士气、激励人心。一支作风优良、意志坚强、能征善战的冰雪运动队伍,正在凝心聚力、蓄势待发,令人期待。


以赛代练 争分夺券

“谷爱凌又夺冠了!”近日,年仅18岁的中国选手谷爱凌以90.50分获得2021/2022赛季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世界杯美国铜山站比赛的冠军,这是她一周内的第二个世界冠军。几天前,她刚刚夺得滑雪世界杯美国斯蒂姆博特站冠军,同时也成为世界上首位在比赛中完成两周空翻转体1440度动作的女子选手。

中国籍选手谷爱凌2003年出生于美国旧金山,3岁开始接触滑雪,8岁加入太浩湖地区的专业滑雪队。10年的时间,这个热爱冰雪运动的小姑娘已经从家门口的滑雪场滑上了冬奥会的舞台,并且即将代表中国队争夺自由式滑雪大跳台、U型场地和坡面障碍技巧等项目的金牌。

然而,兼顾三个项目并不容易。如何平衡分配训练以及比赛时间?如何安排最后的备战?谷爱凌选择了以赛代练的方式。“最近我刚赢了大跳台的比赛,后面又要开始U型场地世界杯,所以就算是U型场地训练了。”谷爱凌说。对于在家门口举行的这届冰雪盛会,谷爱凌十分期待:“参加北京冬奥会对我意义重大,能代表中国参赛更是莫大的荣幸。我的目标就是冠军!”

这是我国所有冰雪运动健儿的共同心声。以赛代练,也成为备战运动员的主要训练方式。

随着2021/2022冰雪赛季各项世界杯、洲际杯的启动,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氛围日益浓厚。作为东道主,中国拿到了全部109个小项中的102个小项的北京冬奥会参赛资格,但其中88个小项存在一定的门槛。由于2020/2021赛季中国队几乎缺席了所有赛事,许多项目的参赛资格压力都压缩在了本赛季。

于是,我国各民族冰雪健儿陆续迎来了国际赛场上的“攻坚战”。经过全力冲刺,从自由式滑雪、单板滑雪、速度滑冰、钢架雪车等多个赛场上传回喜讯,多项中国冰雪运动的历史被改写。同时,通过参加国际大赛,他们进一步检验训练效果、积累宝贵经验、查找自身不足,使得接下来的训练备战更加具有针对性。

今年11月27日,2021/2022国际雪联越野滑雪FIS积分系列赛温泉站在新疆温泉县越野滑雪场圆满落幕。来自新疆阿勒泰市的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队员迪妮格尔·依拉木江获得分站赛的女子积分总冠军。

这个初出茅庐的20岁小将,从小便与冰雪结缘。2009年,阿勒泰市大力推进中小学生滑雪课的培育和普及,一支由20名各族青少年组成的越野滑雪队伍随即成立。迪妮格尔就是其中一员。在训练过程中,她对冰雪的热情逐渐转变成对冰雪运动的热爱。经过刻苦训练,2017年,迪妮格尔正式成为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新疆组一队的一员。在一次次的比赛中,她发挥良好、势如破竹,不断巩固了北京冬奥会的参赛资格。

同时,迪妮格尔的队友,同样来自新疆阿勒泰市的巴亚尼·加林、来自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叶尔那尔·阿布得勒汗以及叶尔森·什沃很等运动员凭借着不懈努力,也正在积极争取冬奥会参赛资格。

“经过温泉县的备战集训,运动员们的竞技能力和强度供能等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同时也找到了与其他国家选手的差距。”据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领队张蓓介绍,队员们每月都将参加一次FIS积分赛,12月结束在河北张家口市崇礼区举行的冬奥会测试赛后,他们将转战参加上海站的比赛。2022年1月,他们又将再次回到新疆温泉县,进行冬奥会开幕前的最后冲刺备战,并参加在这里举行的本赛季FIS积分系列赛的最后一站比赛。

越野滑雪集训队的好成绩还从遥远的芬兰传来。在刚刚落幕的国际雪联越野滑雪积分赛芬兰鲁卡站1.4公里自由短距离男子U18比赛中,来自云南丽江的17岁普米族少年古龙择仁连闯三关摘得金牌。这是中国越野滑雪项目在该年龄段国际赛事中首次摘金。“在芬兰备战快一个月了,进行了三场比赛,随着比赛的进行,状态变得越来越好。”他高兴地说。除了古龙择仁外,在芬兰备战的运动员代表还有两名“00后”藏族姑娘索朗曲珍和格桑曲珍。“这是我第一次出国,之前没有参加过世界级比赛。虽然刚开始比赛时经验不足,但是通过三场比赛,我现在的状态也越来越好了,非常希望能够拿到北京冬奥会的参赛资格。”格桑曲珍说。

阔别国际赛场一年的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也正在通过参赛不断调整状态。经过世界杯备赛的磨砺,运动员们收获颇丰。作为短道速滑队的领军人物,武大靖在各大赛场上的表现备受关注。在荷兰多德雷赫特举行的短道速滑世界杯收官之战中,他用一枚男子500米金牌给国人们带来了惊喜。大家都兴奋地说,曾经一路领滑的武大靖,又回来了!

中国短道速滑队的好消息不断传来。2021/2022赛季速度滑冰世界杯波兰站团体追逐赛中,由宁忠岩以及新疆籍选手哈那哈提·木哈麦提、阿勒玛斯·卡汉拜组成的中国队,以3分50秒35的成绩实现实时入围;来自吉林延边的选手金京珠在本赛季速度滑冰世界杯前三站女子500米比赛中发挥稳定,同样有望拿下北京冬奥会参赛资格……

同时,钢架雪车项目也传来好消息。11月27日,来自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的耿文强在钢架雪车世界杯奥地利站为中国拿下钢架雪车项目第一个世界杯冠军。这名在中国钢架雪车领域,创造了很多历史“第一次”的“95后”小伙子,通过一次次的比赛提升,实现了中国冰雪运动的又一个历史性突破。我们坚信,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耿文强和队友们将迎来更多更高光的时刻。

……

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如今,中国各族冰雪健儿们征战在多种赛场上,交出了一份份令人满意的“冬奥模拟卷”。让我们共同期待,能够有更多中国各族运动员获得通往北京冬奥会的入场券,并登上冬奥会的领奖台。

2.JPG

2021年12月4日,选手在北欧两项洲际杯跳台滑雪比赛中   中新社 武殿森/摄


跨界跨项 科技先行

在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后,我国冰雪运动发展进入快车道。通过跨界跨项选材,在北京冬奥会设置的全部109个小项中,我国已实现“全项目开展”“全项目建队”“全项目训练”。目前,各冰雪项目国家(集训)队共有在训运动员480人,来自全国20多个省区市、20多个民族,平均年龄21岁。这支年轻的中国冰雪军团不仅为北京冬奥会参赛工作增添了生龙活虎的新生力量,更为我国冰雪运动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作为基础大项,在北京冬奥会上,越野滑雪项目将决出12枚金牌。为了实现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的目标,越野滑雪是必争之地。但是由于历史原因,我国越野滑雪的储备人才少之又少,在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之前,注册的运动员不足300人。在国家体育总局的支持下,2018年底,通过跨界跨项选拔,在全国范围内由外籍教练按照冠军模型筛选出可塑之材。自此,中国越野滑雪运动开展地单一、选材困难的局面逐渐开始扭转,在国家整体发展水平上与欧美国家的差距也渐渐缩小。“到目前为止,越野滑雪一共12个小项目,我们已经获得了全项目参赛资格。”张蓓说。由于选材范围的全覆盖,中国越野滑雪集训队成为了一支由多个民族、多个省份和多个项目组成的多元队伍。过去越野滑雪集训队(队员)更多的是来自东北三省,现在也有了来自南方的运动员。许多来自南方的运动员,在集训之前甚至都没有见过滑雪场。

曾经是柔道选手的古龙择仁,2018年因突出的爆发力、过硬的体能和身体素质,被跨界跨项选材专家团队选中,开始接触越野滑雪,当年便被送往芬兰外训外赛。第一次见到滑雪场,古龙择仁激动地说:“滑雪场太壮观了,这让我更加热爱越野滑雪这个项目了。”

除了古龙择仁之外,在越野滑雪比赛的赛场上总能看到陈德根的名字。这名来自云南的“00后”彝族少年从5000米、10000米中长跑转项而来。与古龙择仁一样,陈德根真正见到雪,并上雪滑行是在选拔进集训队后。但是,从事中长跑训练积累的运动能力及摄氧量等体能储备也给了他一定的转项基础。经过系统的训练,刚刚上雪只有6个月的陈德根取得了男子15公里第三名的好成绩。随着技术的精进,他的挑战和目标也在不断变化。“对于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我将不辜负国家的培养,争取登上领奖台,为国争光!”陈德根坚定地说。

跨界跨项选材是对我国培养越野滑雪运动员传统模式的突破性尝试,以古龙择仁为代表的优秀跨项运动员所取得的成绩,是这一创新举措结出的硕果。而每个重点运动员的背后,都会配备一个包括主管教练、体能训练、机能监测、损伤康复、膳食营养等专家的复合型团队,来保障运动员高效训练。

据张蓓介绍,集训队通过请德国和俄罗斯的技术代表,帮助运动员提升场上技术、战术以及对于比赛规则的掌握理解。这是一个中西合璧的大团队,能够给运动员带来全方位的支持。同时,集训队还配备了科研人员,针对运动员每天的训练进行探讨,每名运动员的训练数据也会被实时搜集。

在河北坝上国家雪上项目训练基地,科技元素无处不在:运动员可以通过风洞测试学会有效地减少风阻,可以在圆盘滑雪机上锻炼弯道技术,超低温冷疗、漂浮舱等恢复设备可以让运动员尽快走出疲劳状态……科技,为冰雪运动弯道超车插上了一双隐形的翅膀。

3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运动员进行队内模拟赛(12月12日摄)。 胡虎虎摄.jpg

2021年12月12日,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运动员进行队内模拟赛 胡虎虎/摄


北冰南展 西扩东进

从白山黑水到彩云之南,从天山南北到雪域高原,随着“南展西扩东进”战略实施力度加大,新疆、内蒙古以及更多南方地区融入“冰雪大家庭”中。中国冰雪版图从东北不断向华北、西北乃至南方一些地区扩展。

进入到国家队的古龙择仁、陈德根等一批云南籍选手,是云南省积极推进跨界跨项选材工作的成果显现。云南省体育局积极配合国家体育总局开展跨界跨项选拔雪上项目运动员工作,在选拔“扩面”阶段云南少数民族全覆盖,云南所有州市及省级训练基地运动队先后有169人入选国家集训队。169名运动员包括汉、藏、普米、怒、拉祜、傈僳、纳西、瑶、布依、彝、壮、苗、哈尼、傣、白等民族。截至今年10月27日,现留队国家集训队云南籍运动员达19人,分布在越野滑雪、跳台滑雪、单板滑雪、高山滑雪、自由式滑雪等项目(跨界跨项)国家集训队。

作为冰雪运动的传统地区,目前,新疆为冬奥会共输送4个项目19名运动员。10月15日,北京冬奥会第一次预报参赛名单中,新疆有18名运动员入围,速滑田芮宁、雪橇阿拉巴提·艾合买提、越野滑雪迪尼格尔·衣拉木汗等7名运动员,有望获得冬奥会正式参赛资格。

除此之外,新疆还输送了出色的教练员、裁判员和志愿者来服务这场盛会。新疆对北京冬奥会的助力,是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三亿人上冰雪”重要指示精神、响应国家“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号召的一个缩影。同样,内蒙古的冰雪运动员也进入冲刺的关键时刻,纷纷努力为冬奥会资格赛做准备,实现为祖国征战奥运会的梦想。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都在积极培养和选拔冰雪运动项目的后备人才。

4.jpg

2021年11月25日,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杜庄学区第一小学学生展示制作的冬奥主题创意彩泥手工作品 中新社 曹建雄/摄


10月30日,第十九届西藏登山大会全国滑雪登山邀请赛在海拔5500多米的洛堆峰冰川落幕。来自山东、青海、辽宁等地的运动员和西藏队的20多名运动员,在“地球第三极”进行自我挑战,阿旺洛追、次仁拉姆、玉珍拉姆、金煜博等选手在比赛中,获得佳绩。伴随着滑雪登山项目被列为2026年冬奥会正式比赛项目,西藏体育也迎来了新机遇。“国内目前只有西藏成立了滑雪登山队。因为从小在雪域高原长大,运动员在先天耐力等身体素质方面特别好。”西藏体育局局长尼玛次仁介绍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西藏滑雪登山运动员能够站上冬奥会的领奖台。”

2022年北京冬奥会必将是一场精彩、非凡、卓越的奥运盛会。在河北坝上、在河北崇礼、在北京延庆……国家集训队的运动员们正在为北京冬奥会的全面突破而全力备战。无疑,他们也正在创造属于中国的冰雪运动奇迹,他们正在点燃中国冰雪运动的熊熊“火炬”。


来源:《中国民族》2021年第12期

  责编:张昀竹  流程·制作:王怡凡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