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瓷器上的中华民族精神 吴仕民长篇小说《御窑重器》简评
2022-02-09 10:17

360截图20220209101705961.jpg

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吴仕民的长篇新作《御窑重器》,是一部以文学视角真切再现瓷都百年风云和社会风情的长篇巨著,是作者继《铁网铜钩》《旧林故渊》《佛印禅师》之后的又一部力作。

明代至民国时期,江西景德镇在中国乃至世界的陶瓷艺术品制造业中一枝独秀,独特的社会环境、文化环境和地理环境,使瓷都成了光彩照人、琳琅满目的艺术殿堂。《御窑重器》一书揭示了官窑御瓷的重重奥秘,通过国运瓷运的层层连接,展示了中华文明的灿烂辉煌和制瓷的惊天技艺。《御窑重器》把读者带回到景德镇御窑厂走过的一段不寻常岁月:清廷气数将尽,设在景德镇的御窑厂被迫停烧。朝廷下旨关闭御窑之前,慈禧太后却心有不甘,旨令御窑烧制最后一窑,其中要烧造两件传世重器——龙凤双尊。督陶官奉旨前往景德镇御窑厂,统辖鞭策众工匠,历尽艰辛,穷尽技艺,终将重器烧成,但其中却有无法示人的隐情。重器解京后,诡异的事情接连发生——皇帝与太后相继离世,督陶官失智,御窑最后烧成的重器也不知所踪……可谓“一尊传世宝,惊天悬疑案”。

瓷器是中华瑰宝,凝结着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通过复杂曲折的故事情节有声有色地将读者代入,这是我读这部小说最强烈的印象。全书共四卷,宏观而又细致地描摹了瓷都景德镇经历的时代变迁和龙凤重器的坎坷命运。从御窑厂的去留、重器形制、加烧龙尊、瓷成开炉到御瓷晋京、交易龙尊、夜半劫宝、寄存龙尊,层层波澜,环环相扣。在讲述这一系列扣人心弦故事的同时,作者描绘了慈禧太后、督陶官、瓷艺大师、烧窑师傅、军阀、日本侵略者等各色人等的众生相。随着一个个人物的粉墨登场,围绕制作、管藏、诈取、强掠、守护这两件官窑重器,演绎出惊心动魄、曲折精彩的故事。御瓷的层层神秘奥秘,人性的种种善恶美丑,国运与瓷运的深度交织,亲情、友情、爱情的缠绵纠葛,新观念与旧习俗的激烈碰撞,尽在其中。

小说没有迷恋于波澜起伏的故事、曲折惊险的情节,而是着眼于人、着眼于人的精神,通篇透出主人公对中华民族精神、对爱国主义的礼赞。小说从大清将灭写到抗战胜利,这正是中华民族蒙受苦难的一段灰色岁月,又是中华儿女寻求复兴的一段峥嵘岁月,也是中华民族精神大放光华的一段辉煌岁月。这一非同寻常的时代背景,为人物命运的安排和形象的塑造提供了特定环境。

“国家已经像一座百孔千疮的柴窑,必须推倒重建,才能冒出新烟,烧出好瓷。”书中通过新四军岳团长的一段演讲,道出了中华民族面临的时局,表达了各族人民的心声,也为主人公的活动提供了舞台。

贯串《御窑重器》一书全过程的主人公方浩是一个孤儿,是一个留学日本且通晓中国传统制瓷工艺的制瓷家。他不仅是一个本领高超的匠人,更是一个心如火烈、志若石坚的爱国者。他深深意识到,旧中国就像破败的旧窑一样,正呈彻底坍塌之势,只有通过社会变革、重修重建,才能浴火重生,呈现出崭新的面貌。所以他主张废除官窑御瓷,开办新的瓷业公司。为了以瓷兴国,他又力主培养人才,认为这是振兴瓷业之根本并鼎力亲为,办学授艺。虽几次受阻,他依然孜孜以求,并不惜倾家荡产,兴学育才。当面对外敌的侵略时,他凛然以对,机警地识破和阻止了日本人盗窃釉料配方的企图;当日军飞机轰炸时,他傲然而立,置生死于度外。窑炸塌了,重建重砌,他要以保护和复兴景德镇的瓷业这种特殊方式,与外敌抗衡。中华儿女爱中华、卫中华的伟大精神在他身上得到集中表现。

清代镇窑代表了世界传统制瓷窑炉营造技艺的最高水平,在景德镇1700多年的陶瓷发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靠的是什么?原因之一是蕴藏在中华儿女身上求精求细求好而又勇于创新的工匠精神。在书中可以看到,工匠们为拉成重器的坯胎历尽艰辛,以至到了要羞赧自杀的地步;一件大的瓷画,只因一只龙的眼睛颜色稍有不正而被视为次品;为制成乌金釉而十多年矢志如一,屡败屡试。这便是中华民族精神在瓷艺制作上的体现。如今,我们高兴地看到,在迈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景德镇相继复烧了清代镇窑、明代葫芦窑、元代馒头窑、宋代龙窑等历代典型瓷窑,传统陶瓷文化焕发出新的活力,再现了“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的新辉煌。这是传统技艺的传承,更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传承。

此外,书中还体现了团结合作、不畏艰辛、制器以德的崇高精神,不再一一赘述。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一次全国文代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坚守艺术理想,追求德艺双馨,努力以高尚的操守和文质兼美的作品,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为自身留清名。捧读吴仕民的新作《御窑重器》,我深深感到这是一部瓷业文化小说,是一部为历史存正气的小说,是一部为世人弘美德的小说,也是一部体现高尚操守的文质优美小说。作品中体现的中华民族精神、爱国主义情怀,很有现实意义,为我们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在题材挖掘、主题提炼和创作实践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史俊

责编:牛志男

制作·流程:张伟(见习)

0